俄军反潜机西边遇上F-35后东边又碰到F-22
来源:俄军反潜机西边遇上F-35后东边又碰到F-22发稿时间:2020-04-05 22:02:45


(注:意大利TPI网站发消息称,意大利政府在5日发布的一份文件中驳斥了“中国强迫意大利回购捐赠物资”的说法,并表示这是“前所未有的假消息”。记者未在官方渠道找到政府的相关表态和文件,对此高度存疑,向TPI网站、意大利总理府和外交部的求证均未收到回复)【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这是一条高风险的国际航线,一个航班一天检出20例确诊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根据黑龙江省卫健委发布的数据,由莫斯科飞符拉迪沃斯托克,再由中国绥芬河口岸的入境的境外输入病例已连续三天保持两位数,分别为4月4日13例、4月5日20例、4月6日20例。

他昨天在微信上告诉《环球时报》记者,“3月2日莫斯科确诊一例由意大利返回的境外输入病例,我当天提醒大家尽快安排回国,后来疫情严重了,就开始呼吁大家不要回国。我一直呼吁了一个月了。”今天,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自知者不怨人” ——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

意大利记者保罗·阿蒂维西莫决定对这条消息的真实性展开调查。阿蒂维西莫现任瑞士广播电台主播,同时拥有一个专门打击网络虚假新闻的主题博客,截至目前其浏览量已近亿次。

更令人蹊跷的是,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报道。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它们假借一份“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称,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更有所谓“中国专家”断言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

一番调查后,阿蒂维西莫在其博客上做出结论:这条消息属于虚假新闻。作者通过道听途说且无法查证的第三手消息,抛出了“中国强迫意大利回购捐赠物资”的说法。《旁观者》对于这一说法没有给出任何实证。

4月6日,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馆发出预警,强烈建议中国公民避免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长途旅行。总领馆称,莫斯科直飞符拉迪沃斯托克约需9小时。相关人员抵达符市机场后,当地防疫执法人员要求所有人员集体乘坐大巴直接前往绥芬河口岸,路程用时大约2小时。综上,自莫斯科至口岸全程至少11小时须在人员拥挤、密闭环境中,交叉传染风险极大。鉴此,总领馆再次强烈建议和提醒相关中国公民,充分考虑经上述路线回国时可能发生的交叉感染的重大风险,避免长途旅行。

阿蒂维西莫遂决定直接向文章作者求证,得到以下对话:

意大利网友也对这个荒诞消息的炮制过程进行调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