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单独房间可供居住 印度7名村民在树上隔离
来源:没有单独房间可供居住 印度7名村民在树上隔离发稿时间:2020-03-29 22:34:56


另一方面,网络音频专项整治公告称,部分网络音频平台的管理制度形同虚设。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晓薇律师认为,虽然法律并没有将“卖淫”行为扩大解释到“语音”“文字”“视频”等形式,但直接利用互联网,收取报酬进行网上暧昧,涉及未成年人的行为,其社会危害性不亚于传统的卖淫方式,因此也应该被禁止。

一位监管层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对语音违法行为的监控现在还存在一定难度,主要是处理能力跟不上。“量大处理不过来,目前主要以APP运营方承担监管责任为主。”

“陪我就在那时被下架了。”资深用户皮皮对此印象深刻,“不过,现在依旧可以下载得到。”

记者调查发现,在虚拟的网络空间,类似的语音“微色情”已演变为一个分工明确、公司化运营的产业。从业者在社交软件上开设房间,招聘“女模”,接待到场“客人”,“女模”用声音提供“微色情”服务。有的平台还为“听众”提供打赏礼物。

乔·法索拉称,官方认为该女子并没有感染新冠肺炎,但表示“会尽一切努力让她接受检测”。

企查查显示,“陪我”APP是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陌生人语音社交软件,自称“一款90后社交新人类必备的声控软件”。上述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系“炒作大王”孙宇晨的全资公司。据认证为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的置顶消息,该APP已由盛壹团队收购并运营。

去年,野蛮生长的网络音频行业被监管层注意到,迎来强监管时代。2019年6月28日,国家网信办发布公告称,近日会同有关部门,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根据群众举报线索,经核查取证,首批依法依规对吱呀、Soul、语玩、一说FM等26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分别采取了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对音频行业进行全面集中整治。

3月25日凌晨,昵称为“皮皮”的用户在“陪我”上开设了房间,几分钟后系统为他匹配了一位语音聊天的女性网友。房间内聊天内容十分露骨,男女相互以“老公”“老婆”相称,聊天话题也多与性有关。尽管进入房间后,屏幕上会提示:“封面、背景及内容低俗、引导、暴露等都会被屏蔽处理”,但10多分钟后,有两位用户离开房间了,皮皮和女孩的谈话依旧充满了挑逗。

“严重败坏网络风气,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有很大危害,明显违反了《网络安全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规定。”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谢永江,对于这种语音色情如此评价。